喝恒河水的印度人,从上海到乌克兰的防暴警察史

作者: 重磅热帖  发布:2019-12-30

几乎自有权力以来,对付抗议示威乃至骚乱就成了政府的重要工作之一。巴黎人是世界上最有街垒巷战经验的市民。1852年拿破仑三世坐上法兰西

      说起地图炮,每个中国人的膝盖上多多少少都被射过几箭,大到省市之间,小到城乡内部,基本没有人能逃得过地域歧视,最终的区别在于火力的大小和外号的创意程度上。作为最容易被人地域歧视的省份,河南人民背后中的箭早就已经数不清了。

几乎自有权力以来,对付抗议示威乃至骚乱就成了政府的重要工作之一。巴黎人是世界上最有街垒巷战经验的市民。1852年拿破仑三世坐上法兰西王位后,任命奥斯曼主持巴黎的大规模城市改造工程,巴黎一些窄小曲折的巷被笔直宽阔的马路取而代之,以便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时,可视情况不同而派出骑兵乃至动用大炮。它果然在后来镇压巴黎公社时发挥了效用。

  深谙起外号精髓的国人在内部斗争的同时自然也不会放过周边的国家。北边有战斗民族俄国毛子,东边有韩国棒子和日本鬼子,南边是越南猴子,西南边则是印度阿三。除去日本鬼子这种因为侵华战争而来的称号,    相隔万里的一个国家和一个城市能够扯上关系,还是拜英国所赐。1842年清朝在与英国的第一次鸦片战争中战败,根据中英《南京条约》和《五口通商附粘善后条款》的规定,上海成为开放口岸,准许英国派驻领事,准许英商及其家属自由居住。

图片 1

 

巴黎星形广场改造工程

 

在那个时代,发生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政府惯用的手段主要是武装部队。由政府组建的警察1829年诞生于英国,其最初任务只是维护基本社会秩序,当时伦敦是欧洲犯罪之都,光天化日之下的抢劫盗窃甚至纵火蔚然成风。

  1935年的上海地图,各租界区清晰可见。/Wikipedia

警察的出现是文明的象征——棍棒代替了子弹和刺刀——英国警察的武器只是一支木制短棒,它和警察一起作为标配传入及其他国家。1912年后,法国警察又率先装备了用溴乙酸乙酯制造的催泪手榴弹。然而,警察的编制和装备并不足以对付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在社会矛盾激烈的俄国,频繁出场的是手持马刀的哥萨克骑兵。

    由于中外人口仅有500余人,租界又实行“华洋分居”的政策,20个更夫就已经可以很好的进行巡逻工作了。受到太平天国的影响,1953年上海爆发小刀会起义,为了躲避战乱, 

1929年10月24日,华尔街股灾引发全球经济危机,世界陷入动荡时代,警察力量不足是普遍现象。当时的英美,罢工引发骚乱,多由专门镇压劳工的保安公司来维持秩序。这些人与罢工工人的区别是帽子,他们头戴礼帽,而工人至多头戴鸭舌帽,为此他们通常右臂会缠上一截布条。对付工人的武器是一根五十公分长的木棍及少量能发射催泪弹的枪支。如果保安公司无法制止事态恶化,这时才会轮到军队上场。

 

图片 2

  曾经的上海工部局大楼。/Wikipedia

1932年美国一家保安公司正在帮助镇压罢工

  内忧外患的清廷根本无心关注这些事,着急的英美法三国领事便坐到了一起对此前签订的土地章程进行了修订。随后英租界成立了一个名为“工部局”的机构,用来管理租界的公共事务,  1863年上海英美租界进行了合并,一个巡捕房已经不能满足治安的需要,  警务处毕竟是以租界外国人的安全为第一优先考量的,即便华人巡捕的工作能力与西捕不相上下,外国人还是无法消除对华捕的不信任感。加上一些华人巡捕利用职权收受贿赂、开设地下钱庄的事件败露,更加引发工部局的担忧。有了在其他海外殖民地(比如香港)派遣印度警察的经验在先, 

1930年代军队的镇压方式已变得非常专业而文明,人、马都配戴防毒面具的骑兵先用催泪瓦斯驱散骚乱者,然后在人群中纵马用棍棒左右开弓。如果遇到硬茬,坦克也会出场——譬如在麦克阿瑟奉命镇压要求提前领到养老金的一战老兵时。那时的坦克虽然非常小,但比马队更有心理威慑力。

 

图片 3

  1933年,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警察圣诞节合影。/Flickr

1932年向罢工者发散催泪瓦斯的美国骑兵

  考虑到印度人来到上海后伙食可能会水土不服,英语不好又不会中文会影响巡捕工作,招募计划因此一直未能成行。  工部局又开始想了,如果增派的都是西捕,费用上恐怕难以承担;如果增派华捕,本就因为中法战争感到不安全的外国人看到中国脸孔巡逻并不会增加自身的安全感。这时候被搁置的印度巡捕招募计划重新被提起, 

今天,人们已经无法接受如此简单粗暴对付群体性事件的方式。骚乱人群控制已成为公共安全方面的一门显学,大多数国家都有专门组织特别的警力,在经过严格训练后,以最低的生命和财产成本将骚乱扼制在摇篮状态。

 

正如历史上的诸多伟大智慧一样,现代骚乱控制体系同样起源于中国。

  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警察押送中国犯人修马路。/Flickr

1843、1848、1849年英美法租界相继在上海划定,使得上海形成了一个租界社会。据《清末上海租界社会》一书记载,早期租界内的生活一片祥和:“上海租界的生活有如英国乡村一般的平静,人们所感到的不安和忧虑皆微不足道。”

    印度不仅人口众多,民族成分也十分复杂,锡克人严格意义上来说指的是信仰锡克教的人,不算一个种族。但是由于许多锡克教徒血缘相近,又共享宗教背景,英国等国已经认可锡克为独立的种族。 

好景不长,随着太平军三次进攻上海,以及小刀会起义,上海及周边居民为躲避战乱纷纷逃进租界境。租界内的华人人口从“华洋分居”时期的500人激增到2万人。治安状况急直下——难民大都是无以为生的下层人民,还夹杂了大量流氓土匪甚至各国逃兵。一时间,租界内赌场、妓院林立,垃圾成堆。“持续多月,即使在租界之内闲游,人们亦认为不携带武器是不安全的。”为应对治安恶化,西方人模仿欧洲出现的警察局,在公共租界内成立了“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相当于现在的市公安局。

 

然而,巡捕房的成立并没有让治安状况有多大程度的好,除了难民源源不断注入租界,西人为节省经费,也大量聘用了待遇更低,因而更不愿意卖命的华捕、印捕——西人巡捕的普通年薪为585两,而华捕却只有94两,印捕的待遇大概是华捕的两倍,但和西捕比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

  1935年,一名锡克警察正在上海公共租界内指挥交通。/Wikimedia Commons

当时上海已成为公认的亚洲犯罪之都,各国的犯罪网络都在上海建立分支,游离在黑街暗巷的流氓更是多不胜数,而巡捕房的各籍巡捕是最普遍的攻击目标。刚刚调到上海巡捕房才4个月的英国人费尔贝恩,在一个背街的小巷里被连捅数刀,并被扔在自己的血泊里等死。

    在工部局内,西捕仍旧牢牢地占据着领导的位置,领着最高的薪水;华捕虽然人数众多,但普遍职位较低,薪水也最低;而更受英国人信任的印度巡捕虽然地位与华捕类似,但是薪资上却要高出不少。被认为忠实可靠、训练有素的锡克人在工作实践中十分威严,面对当时普遍被认为高人一等的“洋大人”也敢下狠手。

幸运的是费尔贝恩最终得以在医院康复。出院后费尔贝恩意识到,在一个如此危险的城市维护治安,不身怀绝技是不能生存的。赴上海前,他曾在英国驻远东海军服役,期间他曾学习过朝鲜和日本的格斗术,是第一个从日本大师手中接过柔道和柔术黑带的西方人。当然,上海给了他很多实战锻炼机会:有资料称,费尔贝恩在上海工作期间,一共经历了600多次街头斗殴,多数情况下是以一敌众。他身上有数不清的伤疤。

 

1910年,他调任到上海三年后,费尔贝恩被委托训练整个巡捕房的巡捕。这时费尔贝恩已通过总结不同门派武术的经验,创造出了自己的格斗法——Defendu。这种打法快、准、狠,接受过Defendu训练的巡捕,遇到黑社会暴徒时,可以轻松“奈伊做忒”。

 

图片 4

  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警察参与大清衙门审判犯人。/Flickr

1930年,已经被费尔贝恩训练过的巡捕们

      另有一说认为英国人常称警察为“Sir”,上海人又有在人名单字前加“阿”字的习惯,“阿Sir”说着说着就变成了“阿三”。这种说法显然也站不住脚,上海租界区巡捕房里除了印捕还有西捕、华捕,后来还有日捕和俄捕,如果警察都叫“阿Sir”,不会只有印度人被称为“阿三”。而且“阿三”明显是对印度人的蔑称,相比之下“阿Sir”仍带有尊重的意味。

图片 5

 

费尔贝恩的戳眼演示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并最终在黑帮和流氓的参与下变成一场暴力骚乱。为应对这种大规模群体性事件,费尔贝恩组织和训练了一个巡捕分队,并设计了一整套战术,旨在防止骚乱的扩散、防止抢劫以及避免平民伤亡。

  1923年,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救护车和警察赶到犯罪现场。/Flickr

费尔贝恩治理骚乱的经验,不但让世界上第一个特种部队——储备部队诞生在上海,更让他本人成为这方面的权威——从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退役之后,费尔贝恩先后训练了新加坡和赛普勒斯的骚乱控制部队,而包括美国海军陆战队和英国情报机构在内的诸多军队、特工组织和精英部队,都将他的Defendu作为格斗教材。

        由于印捕多是英国人通过英属印度殖民政府招募而来,  在今天,包着红头巾的锡克印度巡捕早已经在上海消失,但是“阿三”的称呼却流传下来,成为印度人专有名词。1995年周星驰的电影《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中唐僧对黑山老妖说的一句搞笑台词:“你不认得我了?刚刚那个印度阿三嘛”让“阿三”一词流传的更加广泛。

图片 6

 

防暴警察经典方阵

 

随着武器技术的进步,现在的骚乱控制部队和当时的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看起来应该还是有一定的差异,但是费尔贝恩当时设计的战术核心至今没有太大变化。

  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中罗家英饰演的唐僧变装调戏黑山老妖。/电影截图

当全面骚乱爆发时,骚乱控制部队通常会组成一个方阵。方阵的四个边由防护严密、手持盾牌的分队组成,装备相对轻巧的指挥官、攻击型分队和逮捕分队则位于队伍中央。

    中国人喊印度人“阿三”,印度人自然也有自己的词汇来鄙视中国人。说起来都是歧视,但其实也算不上什么事,毕竟人类从来都是这样互相伤害的,不是吗?

这种方阵的优点在于机动性强:在一场全面爆发的骚乱中,方阵很容易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这时,无论是哪个边队受攻击,那个边队就会被指派为方阵的前边。如此,不需要太多的变换,整个方阵就能变方向应对危机。同时,在一个边对陷入严重攻击的时候,其它分队可以迅速跟上,在攻击型分队提供火力掩护的同时,其它编队提供肉盾支持。

  参考文献:

不是所有参与骚乱的人都是十恶不赦的歹徒——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看热闹的旁观者,或者是受广场效应而无端卷入的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1.李番义. (1985). 旧上海英租界的印度巡捕. 上海档案.

逮捕这些人,是对警力资源的严重浪费,因此警方在试图快速平息骚乱时,总会优先控制领导人或者非常暴力的人。发现这样的目标之后,方阵的前方分队会增加左右间距,让骚乱人群从身边通过,一旦目标进入到了方阵内部,间距被迅速关闭,逮捕分队便会以最快的速度制服目标。

  2.李兰. (2005). 上海公共租界的安全秩序管理初探 (1854——1927). 华东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当然,也不是每一次群众聚集都会演变成骚乱,但是当警方判断出一个人群有失控的可能,便会致力于将骚乱的种子扼杀在摇篮状态。比如下图中乌克兰警察面对相对平静的示威人群时,排出了和人群等长的一字型人墙,墙后是更为机动的分队准备采取下一步行动。

  3.吴恒. (2012). 近代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的设立与分布——兼论与城市空间扩展之关系. 复旦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图片 7

  4.吴志伟. (2009). 旧上海租界的印捕风潮. 档案春秋.

本文由澳门新甫京2566-电子游戏网站-欢迎您发布于重磅热帖,转载请注明出处:喝恒河水的印度人,从上海到乌克兰的防暴警察史

关键词:

上一篇:大侠之王,辉煌与非议
下一篇:没有了